广州无线电集团主要成员企业

广电运通旗下品牌

《服务创造价值》

新常态下商业银行发展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文/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副教授 曾燕

一、从经济新常态到金融新常态

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经济形势做出了经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重要判断,经济发展动力正从传统增长点转向新的增长点,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经济的新常态必将催生金融的新常态。

(一)经济新常态特征

经济新常态的特征主要体现在:第一,经济增速正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过去GDP长期超10%的增速已经难以维持,增速放缓成为目前经济发展的一大趋势,刚刚公布的2015年一季度数据中,GDP7%的增速是一大力证;第二,经济发展方式正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正在由传统的粗放经营到集约化经营,或者说由低端方式到高端方式的过渡;第三,经济结构正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存的深度调整;第四,经济增长动力正从出口和投资带动转变为消费、特别是国内消费拉动的增长,农业和制造业的比重将明显下降,服务业比重将持续上升。

(二)金融新常态特征

金融新常态的特征主要体现在:第一,适应经济增速回落的金融业发展速度回落,中国金融业过去十多年高歌猛进的时代将不再;第二,随着经济结构的优化和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多层次金融市场体系将进一步健全完善,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互联网金融等新的金融服务业态将加快涌现,利率、汇率的波动也将更加市场化,靠传统的利差来求得生存已经成为过去式;第三,与经济增长动力改变相配套,金融的各项基础条件将不断改进并完善,金融监管环境将日趋严格,业务发展规范化、标准化趋势更加明显;第四,金融风险更加复杂,在我国经济新旧常态交替之际,多重金融风险交织,风险传染性更强。

二、新常态下商业银行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新常态下机遇与风险并存,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当以高度的敏感性和主动性,把握机遇,规避风险,实现又好又快的发展。

(一)商业银行需要把握的机遇

第一,经济健康发展。未来数十年,中国仍将是世界经济增长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在保持外向型经济优势的同时,国家宏观政策将向扩大内需、促进消费,提高居民收入,改善生态环境倾斜。随着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步伐加快,社会融资总量将保持中高速增长,为国内银行业发展提供巨大增量空间。而国家货币政策保持稳定,支持实体经济取得新的进展,这不仅有利于商业银行议价能力的提高,同时也为商业银行进行主动的经营结构调整提供了一个有利的宏观背景。

第二,国家战略机遇。牢牢把握好当下人民币国际化大战略,不断创新离岸人民币存贷款、资金产品、衍生产品与大宗商品服务,积极参与人民币定价机制培育;牢牢把握好“一带一路”蓝图规划,充分发挥信贷资金的支持作用和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专业优势,为重大项目提供融资保障,为各国深化经济往来提供一揽子金融服务;充分把握西部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东部率先的“四大板块”发展战略,在交通建设、文化教育等方面给予金融支持,促进各版块联动发展,积极承担起每一个环节的历史责任。

第三,优质客户机遇。新常态下经济发展逐渐告别粗放模式,一大批有质有量的优质客户群也应运而生。公司客户方面,目前我国部分大型银行已经具备了和国际先进同业竞争全球优质客户的实力,应充分借助国家战略和重大项目机遇,进一步满足全球500强客户的个性化需求,不断提升专业化、定制化、综合化服务水平。个人客户方面,居民收入的持续增长带来居民财富管理需求和消费信贷需求的大幅提升,商业银行应贴合市场需求,加快设计研发专属产品,搭建健全的产品体系,全方位服务个人客户。

(二)商业银行需要面对的挑战

第一,竞争日趋激烈。不管是在城市还是农村,各类银行业金融机构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不仅如此,在具体展业过程中还要和小贷公司、担保公司、信托公司、典当等展开竞争,更需要警惕的是,“互联网+金融”的模式对现有银行经营模式已经产生了巨大冲击,商业银行的压力可想而知。面对日趋激烈的竞争,各类商业银行都不能掉以轻心,新设机构的后发优势不容小觑,唯有以更优质的服务和更敏锐的眼光才能在市场上立足。

第二,利率市场化改革。商业银行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来,主要利润一直是存贷利差,并凭借着国家的利率管制和指导价格一直维持着较高的利润水平。然而,利率市场化这一金融改革的指导性动作,和各家银行的全面激烈竞争,必然导致利差的急剧减少,甚至可能会达到台湾长久以来的零利差水平。这就对商业银行的中介业务等非传统业务提出更高的要求,导致商业银行竞争从严重的同质化慢慢向差异化的专业性服务转移,对各家银行依据各自的优劣势和企业文化、定位等提出非常高的,甚至是关系到行业洗牌后的生死存亡。

第三,存款保险制度推出。该制度表明:国家是允许银行破产的。国家不仅给银行创造了“死”的环境——利率市场化改革,还给银行创造了“死”的条件——如何合法地破产并适当地为储户的存款兜底。这一制度是对银行竞争激烈程度的进一步警示,预示着银行保持了近十年的从实体经济抽血的利差业务即将走到尽头,银行应该重新定位自身,成为真正为实体经济做服务的机构群体。同时,这一酝酿了近十五年的重大改革措施的推出,也向国人表明了本届政府改革攻坚的决心,极大地提振了市场对改革成果的预期。